媽的親切問候院長的「唇語」是跟靳能學的嗎?


週日一早攤開報紙,看到一則鳥新聞:吳:「媽的」是唇語(蘋果日報)。

報導裡寫到:

行政院長吳敦義日前接見農民團體時,與會學者轉述吳揆用了五次「媽的」當發語詞。吳揆昨說,他因待過地方好多年,發語時仍保留鄉土習慣,「但沒有發音出來」,他說:「以後這種沒有聲音的發語詞,碰到一個會讀我唇語的人,我就乾脆把它改變過來(意即連嘴唇都不要動)就完美了。」

 

我實在搞不懂這麼個小錯,大方承認有那麼困難嗎?先前拗「親切問候」,已經很勉強了!現在又說是「唇語」,會不會太扯了點?

其實我們稍微推敲一點就很清楚,如果他沒講過「媽的」,早就盡一切可能追殺「與會學者」了!哪裡需要拗來拗去?想要極力掩飾,反而更讓人看破手腳!

 

於是,我想起了電影《賭神3之少年賭神》裡的大反派靳能,他處心積慮訓練乾兒子精通各種賭技來幫他騙人取財,他們在賭場以「唇語」彼此交談,也是其中一招。而主角賭神高進,靳能撲殺其全家卻又擺出大恩人的姿態養育他,為的就是徹底利用他!當靳能發現高進已無法駕馭時,他毫不猶豫地槍殺他,在高進中槍的那一剎那,他想起小時候的佣人跟他說過:「兇手他好像永遠對著你笑,笑得你心裡發寒。」靳能永遠一副慈眉善目菩薩心腸的樣貌面對世人,但是他的內心卻是奸惡詭詐醜陋無比!

image

 

難道我們的行政院長,也跟靳能學了唇語?

 

 

沒看過這部電影的,這邊可以觀賞。

廣告

One thought on “媽的親切問候院長的「唇語」是跟靳能學的嗎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